对津派翰墨五家的作品解读
    2012-07-19 09:25:25   来源:杨青云主笔并策划指导   评论:0 点击:

    郭福深的山水画以山的苍茫厚重和水的雄浑博大为骨架,使山与水相互渗透,又相映成趣,从而呈现出山水风光移情于物,怀山水之情,把自己对山...

    郭福深的山水画以山的苍茫厚重和水的雄浑博大为骨架,使山与水相互渗透,又相映成趣,从而呈现出山水风光移情于物,怀山水之情,把自己对山水与人类文明的人文情怀,融入于自然山水美景的描绘之中。因此他的画即是他心中诗意山水的真实流露,又是他把握敏感多变内在情感的审美见证。如《风帆万里》就是表达这样的情怀。此外,他的山水画中强调光色的立体效果,显示一种精神气韵,一种心灵向望,比如他山水画中的笔墨技法,勾法染法等都是完成生动气韵的基础,以及气韵生动的造境造景都是在研究与吸取中求得自我独特的审美旨能,这才是一个优秀山水画家的强势所在。(何文娜评)

    张葆东的山水画深受诸多大家的影响,经历了师法自然等启示,重视章法上的虚实、疏密等统一。在画家进入中年之后,跑遍祖国各地名山大川,如《林谷松山图》特别在意境营造上,画家以自己的感悟,抒写笔墨苍润之境,传达空灵、飘逸与寥廓的山川气势达到了笔墨自是多种复杂意蕴的载体。张葆东的水墨当属性灵抒写心灵的惟美风景、都是性灵心境折射的物象万千,苍茫飘远,他的画风重要突出了以意境入画,以乡情入画,具有浓郁的北方气息,是津派山水画的杰出代表人物。此次展览更加奠定了张葆东山水画孜孜不倦的艺术态度,带来艺术上的升华与超越。在他自己选定的道路上步履也越见坚实从容。既如此,体现了张葆东对于人类文化积淀的深深怀疑,这中间蕴藏了巨大的历史信息积淀。无论从中国画的角度还是从综合材料绘画的角度来看,张葆东都是我们值得注意的一位有地域标志性的重要艺术家。(王平华评)

    赵树海的写意画鸟画,多年来追求一种厚重大气,清纯精炼的画风。其写意画鸟以形写神,以意传神,以富有寓意的花卉抒发画家“望秋云神飞扬,临春风思浩荡”的境界。他的写意花鸟结构单纯,点画率直,墨色滋润,境界深秀,是把具体描绘叙述性细节的整体意象,总能保留着浑厚华滋的笔墨,以构成观念和手段营造画面浓淡和枯润变化的笔线逼近抽象,又高于抽象,但仍以平面分割取代纵深表现,以白描和色彩取代水墨综合画法,但传统写意花鸟画最重要的形式语言――积墨水彩坚持了笔墨以减弱表现为代价。
    赵树海的选择是二元性夹带有“实验水墨”都不相同的经验。这二元性选择需要两种能力的支持,也需要对守与变、求同与求异、极致的明丽、热烈的色彩。其二,他的花鸟画磅礴有力、气韵恢宏之美。这是赵树海扎实的基本功、真诚的艺术态度自然而然形成了画家境界阔大,在用笔着墨上以不同方式,显示不同的观感效果。如他的《喜上梅梢》《秋趣》《清风雅韵》等,从宿墨、积墨、到用色、留白,乃至整个作品的风貌,都可以看到画家自己以传统画法为母本,看作是正本清源,接续传统文脉的选择,并把这种选择的核心问题概括为:用丰富深刻的笔墨语言表现的写意画鸟,灵动和主体生命的格调,有较多写生的状物因素,笔墨平直紧劲,画风结构也更近于静穆透视的一种较强的气质个性:厚重、苍拙,有一股大壮之气,更近似一种浑朴深秀的笔墨个性与笔墨质量,画家进一步强化了从线条与色彩冲突与互补的艺术感觉转化为理性花理的语言结构,最终纳入一种结构性的视觉构成。也许这只是画家一个理想的唯美表现,但他这种唯美表现确实是具有对读者深深的吸引力……(杨青云评)

    单连辰的花鸟画常用小写意笔墨,工写结合,他是走中国传统的路子。其小写意作品,他只尊循“笔笔生发”之理,一气呵成。他善以把笔的锋、肚、根相互并用。喜用八面出锋的裸露笔画而不是混沌的墨晕唱主角,他恰恰是把书法笔画融入俊逸与生辣拙野之中;他这类作品以书入画是需要强劲的书法功底,否则很难有高质量的笔线点画。当然,能书未必能画,画家重要的是以“画”的功夫求得作品的整体和谐,但画面有时失之于“平”, 一种内在要求,一种超越尘俗、寻求净土的精神渴望就缺乏笔墨结构的对立与反差。“笔笔生发”使画家进入了挥洒自如之境,淡淡的荷塘柳色,淡淡的心境画境,画家流溢出一种思绪如缕、天地悠悠、嗒然解悟的诗意。在形式上,他弱化线描与皴法,突出造型与积染,而宿墨的迟留沉淀效果,也与作品的婉约风格和幽玄境界相一致。如他的《雅韵四屏》《花枝俏》等,首先是形体的交错在平面上形成你中有我的视觉构图,使我们的目光在欣赏中不断跳跃感受一种引人注目的视觉冲击,深深地左右着你……以达一种人性的酣畅解放。但画家在这里把红与绿的色彩对比,与黑白墨色的对比交织一起,从而传达出尖锐的心理冲突,成为画作主体的探索元素,就是画家这一大胆的探索元素反映出单连辰保持自然的有机形态,以及对生存的严峻而淹没了躁动中的俗世红尘。我们不难从中感受到画家焦虑的心理折射,对这种画面上的影射,可以认为是画家内心的直接流露。但他对绘画的内涵却在他的作品中表现出少有的真诚,而获取画家献身艺术的幸福源泉不断地充溢着他的创作激情……(千澜评)


    马绍光的书法师从李鹤年期间,有幸结识了著名书法家、文学家龚望先生,受他的影响,书风俊秀飘逸,而不失骨力与法度。书家多年来一直潜心书艺,修心悟道是马绍光的本份。因此他深居简出,只有在书房中才可窥见他的身影。书家楷行篆隶诸体皆能。他的楷书字结严谨、章法整齐。紫毫在握,提按落墨如燕羽剪柳,运腕恰纤手抚弦。笔随墨发,字依心开,心静处性情无拘,纸展时线条有态。可谓撇捺之际笔笔用心,随之缀字成行,连行成篇,乃之神品。马绍光说,习字不临不行,向古人学习是最好的学书方法。他还认真研读了历代书论,对书法有着独到的见解,这对他的书品十分重要。从他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出,其书风兼采众长,研习传统,自成一格。风月一庭为良友,诗书伴墨终成师。读书、深悟。正如他在一首诗中所题写:“博大精深薪火传,奇逸高古笔如椽。心为笔帅先求正,箴言书艺一脉牵”。(三道快枪评)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共创和谐,弘扬文化,津派翰墨情缘进京书画展览
    下一篇:津派翰墨进京书画展在北京宋庄拉开序幕

    分享到: 收藏